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堂

一代宗师孙禄堂 ——近代武林武圣、孙式太极拳暨孙门武学创始人的“玩拳”哲学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1-04 14:31:49

 /沙河

5.孙禄堂.jpg

孙禄堂(18601933),名福全,字禄堂,晚号涵斋,别号活猴,河北顺平县北关人,孙式太极拳暨孙门武学创始人,中国近代著名武术家。在近代武林中素有武圣、武神、万能手、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之称。一生从未有过败绩。

真正的宗师,其核心并不在于才艺、名利、地位,而是一种高度的自我认知和专注:抛弃其他一切无关紧要的东西,把时间精力倾注在真正想要的人事物上,从而扩展生命的最大价值和精神自由。

《大公报》评价孙禄堂先生道:“合形意、八卦、太极三家,一以贯之,纯以神行。海内精技术者皆望风倾倒。为人重然诺,有古风粹然之气见于面背。”

形意、八卦名家张兆东晚年对友人说:“以余一生所识,武功能称神明至圣登峰造极者,独孙禄堂一人耳。”

国术名家李景林曾谓:“环顾宇内能集拳术之大成而独造其极者,唯孙禄堂先生一人。”

我国的传统武术发展到近现代,逐渐产生了形意、八卦、太极三大内家拳。将形意拳练到登峰造极境界的,是创始人李洛能。八卦掌的开山鼻祖董海川,达到了炼神反虚的极境。太极拳的杨露禅,从陈家沟偷师18年后,能打遍北京,被称为“杨无敌”。

而能将这三门功夫都练到睥睨天下的,唯有孙禄堂一人而已。

他练拳的秘诀是,“玩拳”。

1860年,孙禄堂生于河北完县,原名孙福全。父亲孙国英,母亲安氏。孙国英是正七品的文林郎,以慷慨好义闻名乡里。孙禄堂自幼聪慧绝人,性情沉勇雄毅,史载“生而嶷嶷,超绝常儿”。

孙禄堂7岁时入私塾读书习字,同时随吴姓拳师学习少林拳、弹腿。这份文武双修的童子功为他日后的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因为家贫,孙禄堂只得辍学离乡,到保定一家毛笔店里做学徒。也是机缘巧合,13岁那年,他碰上了形意拳师李奎元。李奎元看中孙禄堂的资质,将其收入门中,教授形意拳,并教他读书。

一入师门,李奎元告诉孙禄堂:“要练好形意拳,就必须先练好三体式。”

三体式,天地人三才之象也,在拳中有头手足是也。三体又各分为三节,腰为

根节,脊背为中节,头为梢节;肩为根节,肘为中节,手为梢节;胯为根节,膝为中

节,足为梢节。三节中各有三节,此乃合于洛书之九数。

孙禄堂那时候年纪小,对于天地人三才等概念尚不能完全领悟。但他知道,要做一件事情,就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和能力去做,不管能不能成功,都要尽力。于是他花了十二倍的工夫勤学苦练,不论寒暑,不敢有一天间断。

徒弟既有天分又足够刻苦,这是师父的福分。李奎元心里非常高兴,将自己满身绝学倾囊相授。劈、崩、钻、炮、横这五行拳自不必说,五行连环、十二形拳、杂式锤、安身炮等,只要李奎元懂的拳术,他全部教给了孙禄堂。

在三年时间里,一个尽心教授,一个勤学苦练,孙禄堂武功进步神速。李奎元感叹孙禄堂武学上的资质和天分,出于爱才之心,将他推荐到自己的恩师郭云深门下继续深造。

郭云深曾经因为行侠仗义而入狱,在狱中练出了半步崩拳的绝技,并且凭着这一绝技打遍黄河南北无对手。郭云深惊叹于孙禄堂的天分,便答应教他拳法。一年后,郭云深感叹:“能得此子,实乃形意拳之幸也。”

郭云深交游广阔,经常去拜访各地的朋友。外出时,经常是郭云深骑马奔驰,孙禄堂跟在后面跑,一跑就是几十里,全然不觉疲倦。遇到有泥泞的地方,孙禄堂便纵身一跃贴于马背上,一手轻扶郭云深的肩膀,一手托着马背,借力跃过。郭云深与朋友交谈喝茶,孙禄堂侍立在旁,练站三体式。

经过在郭云深门下八年的苦练,孙禄堂的境界达到至虚的“化劲”,并且与门内外的各路高手广泛切磋,他每战必胜,未尝一败,胜而不伤人,谦逊如仪。他还与郭云深共同整理了形意拳的三步功夫——明劲、暗劲、化劲,三层道理——炼精化气、练气化神、炼神反虚,三种练法——易骨、易筋、易髓。

郭云深赞叹道:“此子真能不辱其师。”

1882年,孙禄堂已经研习了11年形意拳。为了博采众长、更深层次探究拳学原理,郭云深将他推荐到自己的同门师兄弟白西园处学习易经。

在北京,孙禄堂一边跟随白西园学习易经,一边跟随程庭华学习八卦掌。程庭华是董海川最好的弟子,功夫最接近董海川。形意拳和八卦掌都是以内功为基础的拳,只是技术上各有特点。形意拳劲力整实,动作简捷;八卦掌身法灵活,手法多变。孙禄堂早上练形意拳,走刚劲;晚上练八卦掌,走柔劲。苦练年余,终于尽得八卦掌精髓。

在孙禄堂到程庭华处不久的一天,一位从南方来北京专访各派名师比武较技的武师前来程家,向程庭华发起了挑战。程庭华眼看自己的弟子在南方武师面前一一败下阵来,不得不暂避锋芒,连续数日闭门不出。此时的孙禄堂尚未被列入程庭华徒弟的行列,仅是学习了几个月的转掌。他自愿站了出来,要代替程庭华与南方武师一战。

这一战结束得很迅速。孙禄堂几乎是一出手,就将那个南方武师击出窗外。

这个结果令在场的人都深感震撼。仅仅几个月的转掌,竟能有这样的成绩。是因为形意拳的功底,还是孙禄堂的勤奋与天资?有这样的条件,学习八卦掌,何愁不能发扬光大?程庭华大为感慨,于是将自己所学的八卦掌的理法及招式全部教给了孙禄堂。

潜心学习了几个月之后,孙禄堂感悟到形意拳与八卦掌的道理其实是相同的。

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站着的才有资格讲话。

怎么站?孙禄堂的答案就是:练。

怎么练?玩着练,玩味的玩。放弃其他的一切舒适与享受,抛弃一切不必要的琐碎,整个世界空空荡荡,只留拳道,是谓“玩拳”。

孙禄堂的“玩拳”,是永不知足的学习和“自找苦吃”的磨炼。

他学会形意拳和八卦掌后,与人较量,整个黄河南北都没人是他的对手,于是将目光投向了整个中国。

1885年,他从北京出发,开始在全国寻求技艺高超的人,向他们学习、比试,从中琢磨他的拳有什么不足,别人的拳有什么优点,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和不一样的地方,这样反复地对比、交融,他的积累一天比一天深厚。

这次旅程,孙禄堂只身徒步壮游河北、河南、湖北、四川、湖南、广东、江西、安徽、浙江、江苏、山东等11个省,访少林、朝武当、上峨眉,攀绝险奇峰,涉大川幽谷,但凡听闻哪里有技艺高超的人,他都前往拜访、学习、交流,技艺互通有无。孙禄堂这一路上遨游方外,登云天、造九级、逐虎豹、入莽林,一路行侠奇事极多,曾多次遇匪、独斗群枭,所向披靡。经过这一番壮游南北、独会群雄,孙禄堂的功夫大进,形意八卦也融会贯通,武道功臻造极之境,行止坐卧、一念一应,无不依乎天理合于道。还有个传说,说孙禄堂在途中曾碰到一个云游的张道士,张道士教给他一则修心养气兼辟谷的法门。他把这则法门融入到形意八卦的修行之中,最终才达到“腾身走凌空、慧剑射神光”的境地。

孙禄堂的谦虚好学广为人知,即便他在弱冠之年就达到了“行至坐卧周身各处节能触之即发,仆人于丈外无时不然的境地”,但他并不满足,仍能虚心求教,听从内修方面造诣极深的宋世荣的指点,进一步追求“有若无、实若虚”的境地。

向恺然说:“他有兼人的精力,能练兼人的武艺,这一切都是因为好学不倦得来的。”

因为这种好学的精神,孙禄堂才能够在形意拳和八卦掌都登峰造极的时候,还能像个年轻的初学者一样,热心地去学习新的东西。

五十二岁这年,孙禄堂将贫病交加、无处栖身的太极拳家郝为祯接回家中照顾。郝为祯被孙禄堂的诚恳和好学精神感动,在病好之后将自己一身太极功夫全部教给了他。

活到老学到老,孙禄堂是这句箴言的践行者。

直到很多年后,孙禄堂早已成为大宗师,江湖地位独步一时,他还在刻苦不停地学习。“因拳理悟透易理,及释道正传真谛、经史子集释典道藏之精华,老宿所不能难也。旁及天文几何与地理化学博物诸学,为新学家所乐闻焉。”

正是因为好学,他文武兼修,不仅武功独步天下,文化修养也不逊于名儒。晚清翰林陈微明、状元刘春霖都因仰慕孙禄堂的学识而拜于门下,其他如国学大师马一浮、庄思缄、章太炎、胡朴安等,都因钦佩孙禄堂的学识而执弟子礼。

这种学识,使他日后开辟了以武入道的文化新领域。

孙禄堂的“玩拳”,是诲人不倦的教拳。

1888,孙禄堂返回保定。此时,他功夫有成,名声已经传遍大江南北。

一天,孙禄堂正准备去一家茶馆喝茶,刚掀开帘子准备进去,这时早已埋伏好的二十几个人突然从门内外冲过来围攻他。孙禄堂“感而遂通,若电光击人,使前后偷袭者皆昏扑于地”。

这一次失败的偷袭,使孙禄堂的形象更加高大,众人“皆疑为天神”,前来学艺者数不胜数。

于是孙禄堂办起了蒲阳拳社,“每日潜心玩味深化不测之功用,研究易经黄老奇门遁甲等学,并兼教乡人文武两道”。

其中练拳最刻苦的要数齐公博。

齐公博自幼嗜武,曾拜孙禄堂门下学习了一年,但没有什么成果,以为内家拳不适合自己,就前往沧州拜名师,这样学了几年,也没练出什么功夫来,于是又回到了孙禄堂门下,只求能学一技而已。

孙禄堂就教他站三体式,让他每天只练这个。齐公博很是困惑,因为他曾经学过这个,也没发现有什么新奇之处。

“你知道你愚钝吗?”孙禄堂问。齐公博点点头。

孙禄堂说:“知道自己笨就好。这个三体式啊,是变化人体气质的总机关,需要站到胸腹松空、手足相通才能体会到妙处。如果到了这一步,劲可由拙换整,身可由滞化灵,心可由塞达能,意可由昧臻明。好好练吧。”

从此齐公博每天就只练三体式,就这么过了三年,齐公博练得“内气鼓荡、衣襟抖擞、意发神扬、如沐神光”。

孙禄堂说:“功成了。”开始教齐公博形意拳。一年之后,齐公博在形意拳上面造诣大增,在同门较量中,鲜有敌手。更令众人倍感神奇的是,向来最讨厌读书的齐公博,因为练拳有成而身心通悟,气质大变,开始每天与书为伴。

民国年间,齐公博到江苏国术馆任教,与孙振川、胡凤山、马承志等八人被誉为江苏馆的“八大金刚”。与馆内外各派高手切磋时,“使犯者无不一触即扑”,享有“活电瓶”的美誉。返回北方后,又被聘为河北大学的国术教授。

昔日的愚钝老农,竟然由武而至大学教授,可见孙禄堂教学的成功,亦可见拳术所具教化的功能。

孙禄堂的“玩拳”,是将拳理运用到处世上的高洁品行。

1923年的冬日清晨,孙禄堂刚从外地回到北京。走到院子门口,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天作银毯,孙禄堂纵身一跃,竟然直接跳到了北房的台阶上。

恰好从旁边屋檐下走过的徒弟看到了这一幕,用尺子一量,距离三丈五尺。于是满世界传开了:孙禄堂纵身一跃能有三丈五尺的距离。还有人想起来说,郭云深当年一跃也在三丈外。

孙禄堂听到外人议论后,当即否定:“我也就是勉强在两丈外吧。”说完用虎形一跃,徒弟龚剑堂用尺子一量,果然只有两丈五尺。徒弟们纳闷了,为什么师父不认真跳远一点儿呢?

还是另一个徒弟李玉琳看得明白:“这是咱们师父的敬师之德,你们拿郭老祖做比较,师父当然故意不跳到三丈外了。”

孙禄堂平时只谈拳和武术,从来不管俗世。自己家里有多少钱,一概不知;要用钱了,只跟夫人张昭贤要。曾经差点儿将全部家资捐出,赈济1933年华北水灾地区的乡民。最后还是孙夫人与朋友设法规劝,才留下部分家资作为家用,其余全数捐出。

孙禄堂的“玩拳”,是将乡野匹夫的搏击,总结为武道的哲学。

1907年,清政府设立东三省总督,任命徐世昌为总督。徐世昌想,东北大地土匪横生,秩序紊乱,不如找个武功高手同行,护卫安全。于是亲自登门拜访孙禄堂,邀请他跟随自己一起去东北。对于这位翰林清流,孙禄堂一向钦佩徐世昌的学问和人品,于是欣然前往。这份差事断断续续地做了十几年,直到1922年徐世昌卸任大总统为止。

这数年间,孙禄堂想了很多。武术自古以来都是乡野匹夫们搏斗的工具,难登大雅之堂。看着徐世昌因文化而养成的儒雅风度,孙禄堂想,天下大道相通,拳理跟儒释道也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也可以成为一种文化。

武至极而文。

孙禄堂深入总结、提炼,于1915年出版《形意拳学》一书,这是公开出版的有关形意拳的第一部专著。他参儒道两学、合丹经易理重构形意法、理,建立形意拳的理论及技术体系,提出“中和为用、和之中智勇生焉”的理论。

理论上的研究一旦开始,就像是打开了思维的枷锁,停不下来。

1916年,孙禄堂撰写并出版了《八卦拳学》一书,这是有关八卦拳的第一部公开出版的专著。在这本书中,孙禄堂提出“一以贯之、纯以神行”之道,并发明先后天相结合的技术和理论系统,授以“天人合一、神化不测”之功用,创立了八卦拳的理论和技术体系。

1919年,出版《太极拳学》一书,这又是第一部公开出版的关于太极拳的专著。孙禄堂在书中写道:“太极拳的本质不过是研求一气伸缩之道。形意拳、八卦拳也是如此。一气者即中和真一之气,由无极而生。故拳学莫不是自虚而始再还于虚,形意、八卦、太极三拳用法不同,各有侧重,但它们的道理是一样的。”

凭着几十年的勤学苦练和文武两道的深入研究,孙禄堂终于不用再学拳了,因为他把拳都学完了。

他要干一件大事——创拳。

1918年,孙禄堂将自己半辈子学习的形意拳、八卦掌、太极拳三家融合到一处,创立了孙氏太极,卓然自成一家。“宗老子自然之道、合易经洗髓两经之义,用周子太极图之行、取河洛之理,依先后易之数,融形意、八卦、太极三门拳术真谛,系统创立孙氏太极拳之理法。”

按理说,一个河北农村的贫寒子弟,与大总统呼朋唤友,社会名流都拜入门下磕头执礼,走到哪儿都有人拥护,家庭幸福,银行还存着几万大洋,事业到了这一步应该知足了,该享享清福了吧。

孙禄堂没有,他还是想着“拳”。

因为当时海内外武林名家请教他的人很多,北京的四民武术社、天津的中华武士会也常请他去讲课,但是他常慨叹:“我虽然摆弄了一辈子拳,但是现在看来,一百个人中也难以遇到一两个明白拳的真意的。”

出于这种教化众生的情怀,孙禄堂将自己练拳的心得和体悟,编撰而成《拳意述真》并公开出版。

他在书中还阐述了拳与道合之理,并论述了通过修拳而至炼虚合道的亲身体悟,进而揭示出由拳悟道的进阶天梯,从而使武术真正成为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宋世荣赞叹孙禄堂说:“禄堂仁棣,学于后、空于前,后来居上。独续先宗绝学。”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1933年秋天,孙禄堂突然返回家乡。每日不吃不喝,只是练拳习字,持续了半个多月。有一天早上,他忽然说:“仙佛来接引矣。”并叫家人快去烧纸,迎接仙佛驾临。自己则面朝东南、背靠西北,端坐在炕上。

孙禄堂嘱咐家人不要哭:“吾视生死如游戏耳。”

小女儿问:“父亲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孙禄堂只说了一个字:“练。”

说完,一笑而逝。

一代宗师就此陨落。

而他的功夫和事迹,久久流传。

[!--temp.pl--]
首页 | 关于本委 | 招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本委

声明: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北京中艺功夫文化有限公司所转图文仅为交流,涉及侵权请来电来函告知;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或经济责任。

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08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