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堂

陈伯祥的太极人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2-10 15:48:52

  

/海州子 

陈伯祥是河南温县陈家沟陈氏十八世、陈氏太极拳第十代传承人,受家族历代尚武练拳之风熏陶,自幼就随太极大家陈克忠系统学习陈氏小圈(亦称小架)太极拳,深得其真传。他爱拳如痴,数十载行走江湖,桃李遍天下,为太极拳小架流派代表人物,曾担任过陈家沟陈氏太极拳总会副会长。1982年,应邀在全国武术交流赛上担任裁判。200994日,出任河南省陈氏太极拳协会副主席。

 862351031126686107.jpg

艰难练功路

19443月,陈伯祥出生在父母前往陕西求生的逃荒路上,直到三四岁才回到自己的家乡河南陈家沟。

那时的陈家沟,虽然因太极拳名闻遐迩,但习练太极拳的人却少之又少。穷习文,富习武。战乱,贫穷,使得陈家沟村很难再看到往昔家家户户练拳的场景。

有一天,父亲对陈伯祥说:“咱们老祖宗的太极拳说啥也不能从咱这一代失传。从明天起你跟着克忠老师练小架,一定要认真练,练不好,小心我收拾你!”

父亲所说的“克忠老师”就是陈克忠,是一代太极宗师陈鑫的得意弟子。陈克忠秉性耿直,勤奋好学,深得师父厚爱。陈鑫过世后,陈克忠力遵师训,深究细研老师的遗著,兼之勤学苦练,功夫更加纯厚精绝。在村里,陈克忠的拳技深得村民钦佩。

也因此,能够跟随陈克忠学拳,对陈伯祥来说,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当然,陈伯祥练拳,也是一件非常艰难、极其不易的事情,因为他学拳的那些年里,既有物质特别是粮食极度匮乏的三年自然灾害,更有将华夏很多文化遗产(包括太极拳)看作“四旧”的“文化大革命”。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正在长身体的陈伯祥,每天都饿得头晕眼花,再加上还要辛苦练拳,身体更加吃不消。有时做一个下蹲的动作,站起来时眼前冒金星,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村子里许多人因此放弃了练拳。看着儿子每天这样辛苦练拳,父亲悄悄跑到黄河滩,给他弄来野菜和野豆,磨面做成手心大的小馒头,一天补贴两个。看着儿子咽着又苦又涩的馒头,父亲含泪说:“宁可少活十年,拳不能不练!这是咱们老祖宗留传下来的东西,咱不能对不起祖宗!”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老祖宗留下的太极拳被列入“四旧”,人们更不敢公开练拳。陈伯祥只能每天晚饭后悄悄来到师父家学,白天就一个人在家里关着门练。虽然寡言少语,但陈伯祥骨子里却有一种少有的韧劲。为了练好拳,他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起床,跑到村外的麦场上练拳。

练拳是个辛苦活儿,全身不停地运动,不仅消耗体能,脚上的鞋子也磨损得厉害。常常是母亲点灯熬油地为他缝好一双千层底布鞋,穿在他脚上没几天就把鞋底鞋面磨破了。做鞋子跟不上儿子穿,母亲只能晚上收工后点灯再做。体谅母亲的艰辛,再练拳的时候,陈伯祥就把鞋子脱下来,赤脚练功。

1966年,对陈伯祥来说,是一生中最难忘的灾难年。这一年,一生刚强的父亲因病辞世。还没有从悲痛的情绪中缓解过来,恩重如山的师父陈克忠又因身心交瘁离他而去。接连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位亲人,陈伯祥悲痛万分。

为了排遣内心的忧郁苦闷,郁郁寡欢的陈伯祥想逃避现实。他来到了姐姐所生活的西安。

那时候,因为早年逃荒,许多陈家沟人流落并扎根在西安。来到西安,陈伯祥和太极拳小架著名传人陈立清、陈金鏊相聚,交流切磋之外,其余的时间就全部用来教拳。得知他是从老家陈家沟来的,很多太极拳爱好者都纷纷找上门来,跟他学习太极拳小架。

这让陈伯祥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肩头有了更重的责任,不仅要练好拳,更要教好拳,让更多的人了解太极拳,了解太极拳小架。

桃李满天下

自上世纪60年代后期,陈伯祥走出陈家沟,开始了全国各地的教拳生涯。从最初的西安教拳开始,后转移河南开封、许昌,之后,又北上哈尔滨、沈阳、天津、河北,接着转战到江苏、江西等地,大江南北都留下了他教拳的足迹。“师父把太极拳小架的种子撒遍了全国,教出了无数优秀弟子。”陈伯祥弟子、太极拳小架第十一代传人于志刚告诉记者。

2..jpg

一半是农民骨子里的善良淳朴,一半是对太极拳传播事业的痴迷,从开始应邀赴外教拳的那天起,陈伯祥就暗暗给自己定了三条规矩:一,自己是农民,农忙时一定要回家种田,这是一家人的根本;二,母亲年纪渐增,教拳路再远,半个月一定回家看娘,让娘放心,自己也放心;三,无论学员是富贵还是贫穷,陈百祥教拳坚持不收分文学费。

授拳初期,陈伯祥在江苏淮阴长达十年的教拳生涯里,他从没有收过徒弟们一分学费。有人不解,陈伯祥却坦然地说:“师徒之间的默契、情深,比金钱更重要!”

陈伯祥的盛名,开始慢慢传开了,但他的拳技,却有很多人不服。

有一年,他受朋友邀请,来到淮阴教拳。刚到淮阴,就有一个练外家拳的人找上门。这个人叫徐爱国,练硬气功多年,尤其是一手铁砂掌,练得炉火纯青,摞起十几块砖,随手一掌下去立马劈开。来者本不善,陈伯祥却笑笑说:“来的都是客,请多指点!”

1..jpg

徐爱国根本就没把太极拳放在眼里,也不客气,但慎重起见,就问:“我不懂太极拳推手,如何比?”

“那我给你一只手,随便你来捉!”徐爱国一听,一只手就握过来。果然是铁砂掌,手握之处,骨头生疼生疼。但陈伯祥只一个肘靠,对方还没有缓过神来,就觉得身子飞了出去,重重地跌在几米开外。

徐爱国捂着发疼的肩胛,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更要命的是,这一掌,使他身后的脊背处,整整疼了半个月。

没过几天,徐爱国又找到了陈伯祥。这一次,他态度诚恳地要拜师,无论如何让陈伯祥收下自己这个徒弟。

陈伯祥笑笑答应了。从此,徐爱国放弃了一切外家拳,专心学起太极拳小架,一学就是十几年,成了陈伯祥的得意门生。

这种挑战之后变成师徒的故事,陈伯祥遇见太多太多。

而随着太极拳在世界的广泛传播,陈伯祥更忙了,每年都有大半年的时间在外授拳。

回忆走过的路,回忆那些渐渐走远的太极拳往事,现在已经年过七旬的陈伯祥深感欣慰。他说:“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太极拳,这让我打心眼儿里高兴。想起小时候常听父辈们讲,陈家沟习武成风最浓的时候,田间地头,插的都是刀枪剑棍。下田的人,走路的人,随手就能拿起刀、剑,练上一阵。日久熏染,想不出高手都难。现在,太极拳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发展的春天真正来了,我们这些拳师,再苦再累也高兴,因为终于能给父辈们一个完好的交代了!”

多年传播,陈伯祥和他的太极拳小架声名显赫,徒弟遍及五洲四海,可谓桃李满天下。分布于世界各地的习练太极拳小架的爱好者,有80%出自于他的门下。徒弟们敬重他,除了认真学习他的拳架,全国各地还成立了多所“陈氏太极拳小架陈伯祥拳术研究会”,希望把太极拳小架传播得更远更广。

今天的陈伯祥,依然拒绝浮华,淡泊处世。曾有人问:是什么能让他多年甘守清贫,坚守着内心朴素的法则?他淡然一笑说:“人心静,则人清。这么多年,我从不敢忘了初入师门时恩师的教诲:不能以此欺凌弱小;不能以此敛财。我的一切都是恩师给的,何时都不能相忘!”

  

陈氏太极拳小架简介 

/一羽

近些年来,陈氏小架太极拳越来越受到广大武术爱好者的关注。自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陈氏太极拳名家陈发科来到北京授拳,作为太极拳鼻祖的陈氏太极拳逐渐脱去神秘面纱走上了中华武术大舞台,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大江南北开始广为传播。改革开放以后,太极拳运动的发展更是欣欣向荣,陈、杨、武、吴、孙等派太极拳争奇斗艳、异彩纷呈。这里面就有一支以前不为人熟知的太极拳流派静悄悄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这就是陈氏太极拳小架。

之所以被称为小架乃是因为与现代陈氏太极拳名家陈发科先生的拳架有所区别。陈氏太极拳原本在当地并无这样的叫法。过去只有“陈沟拳”或者“陈沟手头”这样的名称流传,比如怀庆府一带就有武术谚语曰:“陈沟拳尽圈。”本没有大架、小架之说。陈家沟村的老人倒是有“南头架、北头架”的说法,这是因为村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拳家分住在村子的南头和北头而已。还有“小圈拳”、“大圈拳”之说。后来逐渐演变为“大架”、“小架”的称谓。陈氏太极拳理论的集大成者陈鑫在他的经典著作《陈氏太极拳图说》中就没有这些说法。

大架、小架的传承在陈家沟大约发端于清乾隆时期。这一时期是太极拳的大发展阶段,出现了很多太极拳高手,以及不同风格的太极拳流派,而且从此太极拳由本来在族内秘传开始逐渐传播到外姓人家。本来从陈王廷于明朝末年创编太极拳以来,在陈家沟都是同样的一套拳架,经过长期发展,加上不同的高手名家各自体会心得不同,因此拳架可能就会有所不同,从而产生了不同差异和风格。这是一门技艺发扬光大的表现。只要不是胡编乱造,出现不同的流派也是很正常的。当时大架的代表人物有陈长兴等,也就是杨氏太极拳创始人杨露禅的师父,也是现代陈氏太极拳名家陈发科的曾祖父;小架的代表人物有陈有本等。这两位人物可以说是现代太极拳的直接祖师爷。陈有本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传承人物。他不仅传承了小架太极拳,还教授了好些太极拳名家,比如陈耕耘(陈长兴之子)、赵堡太极拳的创始人陈清平。而陈清平也是武氏太极拳创始人武禹襄的老师。武禹襄初学太极拳于杨露禅,因杨氏“轻易不肯示人”,后得缘从师陈清平始“奥妙尽得”。有意思的是杨露禅之子杨班候又曾从学于武禹襄,所以班候所传拳是与其父有所不同的,也有称为杨式小架。而吴氏太极拳创始人全佑实际上也是从班候所学。孙氏太极拳创始人孙禄堂本来已经有形意拳、八卦掌的功夫,后遇到武氏太极拳传人郝为真,又学得武氏太极拳精髓而创立孙氏太极拳。所以说陈有本实在是现代太极拳的肇始人之一,堪称功莫大焉!这是太极拳历史不应该忽视的。

根据《陈氏家乘》记载,陈有本的父亲陈公兆“学术纯正,名士多出其门”。陈有本及胞兄陈有恒“均庠生,习太极拳。有本尤得骊珠,子侄之艺皆其所成就,丰度谦冲,常若有所不及,当时精太极拳者率出其门……有本门人陈清平、陈有纶、陈奉章、陈三德、陈廷栋均有所得,陈耕耘亦师事焉。清平传赵堡镇和兆元、张开、张罩山。有纶传李景延、张大洪”。由以上记载可以看出,陈公兆、陈有本父子皆文武兼备,造诣深厚,弟子名家辈出,陈有本之艺显然是得自父亲。陈有本所传之人还有其侄子陈仲甡、陈季甡兄弟。陈仲甡身形魁伟、功夫精湛,曾经率领乡勇族人击毙来犯的土匪首领大头王,被后人尊称为“英义公”。陈仲甡传三子——陈垚、陈焱、陈鑫。其中关于陈垚的神奇武功传说最丰富,其人身材瘦小,却能力克壮汉,以千斤坠的功夫将其压趴在地;还曾以一敌众,被誉为最厉害的“神手”。而陈鑫(18491929)则是一代陈氏太极拳理论集大成者,他花了13年时间撰写而成《陈氏太极拳图说》,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理论指南,是太极拳的经典著作。他还撰有《三三六拳谱》,可惜因为社会动荡已经湮没丢失了,实在是中国武术界的一大憾事。陈鑫也是文武兼备,现当代的陈氏太极拳小架正是在他的精心培育下才得以流传至今。他培养的学生主要有陈克忠、陈克弟、陈椿元、陈雪元、陈子明、陈金鳌等。其中陈子明在民国时曾编写出版《陈氏世传太极拳术》一书,为陈氏太极拳传播作出贡献。陈克忠(1908—1966)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陈家沟功夫最好的,但是他一直很低调,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连村里人都没见识过他的功夫。据后来偶尔得见其打拳的人回忆说,陈克忠打拳架势极低,离地只有几寸,却绵柔似蛇美妙无比。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因为战乱和严重灾害,陈家沟人四散逃荒,练拳的人已经很少了。新中国成立后,族里的长老们开始担忧祖宗的宝贝要失传,就开始商量请陈照丕、陈克忠等好手出来教拳。陈克忠对学生人品要求比较高,所以开始时只选了三四个人传授。其中就有陈伯祥、陈俊凌、陈长义等人。陈伯祥当时年龄已经比较大,也是村里有文化有威望的人,以前学过大架,因为听说陈克忠“手高”,此时也开始跟随他学习小架,后来还总结了小架的一些拳理拳法以便后人学习。陈鑫的另一位弟子陈金鳌(18991971)很早就去了西北一带,因此小架在西北尤其是西安练习的人很多,著名的有刘九公、王书铭、张文治、陈凤英、崔玉杰、职汝垒等。陈金鳌对太极拳在西北一带传播作出了巨大贡献。西安陈氏太极拳小架名师还有女拳师陈立清,她也曾学于陈金鳌。陈伯祥先生是当今陈氏小架太极拳的代表人物,年轻时跟随陈克忠学拳最为勤奋用功、精益求精,甚得师爱,练功数十年不辍,虽然功夫深厚,为人却极为谦逊端正,从不轻视小瞧其他武术门派。拳友们称其为“大师”还有“天王”什么的,他也从不接受。一直以来都不事张扬、淡泊名利,自称自己就是个业余爱好打拳的农民。而在行家里手眼里,他却是个技艺精湛、功力深厚的高手,一些武术名家经过交流都不得不佩服。目前,国内外习练的陈氏小架太极拳大多数都是他传授的。他的拳架也受到越来越多太极拳爱好者的推崇,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那么陈氏小架太极拳究竟有哪些独特之处呢?

首先要说明的是,大架、小架从拳理上说都是一致的,只是练拳风格上略有不同,个别拳式稍有变化而已。从现有的图片、视频资料来看,以陈发科先生为代表的大架招式舒展大方、气势雄壮;以陈伯祥为代表的小架招式古朴含蓄、紧凑精致。小架的一招一式要求法度森严、一丝不苟,比如步法要求两脚不丁不八,手法高不过肩,身法忌摇晃上蹿等。缠丝劲多走小圈,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小架其实应该是小圈的原因。而在用法上,则更强调打法、跌法的运用。小架因其完整的理论体系和严格有序的精细训练方法,高标准严要求,常常被人誉为“功夫架”、“看家拳”。又因为过去的传承人多是比较有文化的人,加之练拳风格看起来也比较儒雅,因此又被称作“书房架”。

现在社会上有关于大架、小架孰优孰劣的种种议论。陈伯祥先生有言,不管是大架也罢,小架也罢,都曾经名手辈出,练好了都好,练不好都不好。这才是大家风范。何况陈鑫老前辈写作《陈氏太极拳图说》时早就说过他著书立说的目的之一就是“恐分门别户,失我真传”。这才是最紧要的。

 

[!--temp.pl--]
首页 | 关于本委 | 招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本委

声明: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北京中艺功夫文化有限公司所转图文仅为交流,涉及侵权请来电来函告知;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或经济责任。

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08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