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功夫论坛

贯串了中国历史的“武术文化”,却在近代才开始兴起的奥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1-10 09:52:16

在东亚文化圈中,武术是其中一种百花齐放的文化,不论是中国、日本、韩国,以至琉球,均有当地孕育出来的武术特质和文化。尽管东亚的武术种类繁多,但起源大致可分为两种,一为因应军事战争所需而钻研,二为民间私斗累积的攻防经验或传统舞蹈动作演化而成。东亚地区的武术孕育达千年之久,但百花齐放的盛况,还是与近代历史息息相关。

01.jpg

中国武术历史悠久,门派琳琅满目,太极、八极、形意、咏春、洪拳等等明晃晃夺人耳目。自先秦至晚清,史料甚少有系统地记载中国武术发展,而武术作为次文化的重要元素,它却经常隐约地出现在不同的历史文字中,晚清至民国时期更是迎来了历史上少有的大发展。自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已没有像清初那般严格控制聚众练武,原因是地方官员大力支持民间团练发展,让团练协助应付欧洲国家的入侵。团练的发展无意间改变武术的传承习惯,武术宗师以往只将武术作家传或师徒私授,但团练的出现,让武术宗师获聘到军中教习或自立武馆传授乡里和外来弟子,武术传承因而发扬光大起来,乃至逐渐为人所认识。

02.jpg

武术本质具有军事、自卫、强身的意念,欧美帝国主义的入侵激发晚清至民国时期救国思潮的兴起,武术救国的概念也应运而生。最初武术救国的概念并没有那么宏大,因为中国武术有根深蒂固的门户之见,要号召不同流派一起合力救国很难,后来在革命思潮的影响下,不少革命家和爱国人士意识到武装起义需要大量军事武术人才,于是筹办武术组织,才无意间把武术宗师集合起来。

03.jpg

陈公哲

1910 年,全国有两个重要的武术组织成立,一为精武体操会,另一为中华武术会(其后改称中华武士会)。爱国志士陈公哲、农劲荪等人在上海创办精武体操会,并请来武术宗师霍元甲主教。精武体育会集合各派武术,放下门户之见,广聘各派武术宗师于一堂,以强国强民为宗旨。另一方面,曾于八国联军之役协助抗敌的形意拳宗师李存义与形意八卦门宗师张占魁、太极宗师李瑞东于天津创立中华武术会,邀请各派武术家当教师,传授拳艺,推动武术发展。两会成立不久后,清政府就因 1911 年的辛亥革命而被推翻,但因为欧美帝国主义依旧存在,武术救国的思潮在民国初期仍然流行起来,而且不少武术组织更如雨后春笋般成立,前述的精武体操会更扩展分会至全国各地。

04.jpg

处于去旧迎新的民国初期,武术发展也因为新文化运动的思潮而引起热烈的讨论。当时有位回族出身的北洋军阀马良,因为热衷于中国武术文化,便提出“中华新武术”概念,提倡参照西方体操结合传统武术练习方式,推出中华新武术训练军警。

05.jpg

马良

其后,马良于 1917 年编定《中华新武术》系列教材,成书后送教育部审定,获接纳为学校体育课程的参考教材,最后获教育部审订推行,迅速进入学校,助长了当时的武术热。就此,当时社会引发了“土洋体育之争”,讨论应以现代西方体育,还是以本土武术为中国体育主流。这场争论中,马良得到了梁启超的支持,并在《中华新武术》序言写道:

“前过济南,获观操练,超距、拍张俱见精彩。所愿国中各校列为课程,使人人有自卫之方,而尚武之精神出矣。抑又思之,泰西火器穷极精利,物穷则返,理有固然。齿以刚折,舌以柔存,倘技击日精,安知无以柔制刚之一日。知天人消息之微者,或不河汉斯言也。”

          06.jpg

梁启超这份序言观点,让自己成为马良身边的“猪队友”。当时,新文化运动兴起,传统文化正受到巨大的冲击与批判。梁启超“以柔制刚”的观点迂腐怪诞,迅即惹来各方对中华新武术的批评。特别是受到 10 多年前庚子拳乱事件的影响,当时社会崇尚理性的知识分子更担心带神鬼色彩的武术又活跃起来,让中国再次陷入倒退。

07.jpg

1918 11 月,鲁迅首先在《新青年》发表评论,讽刺中国曾于庚子拳乱用武术对抗枪炮,结果名誉扫地,认为“体育”无非是个名号,最终思想还会堕入“枪炮打不进”的愚昧境地。另外,陈独秀更指出当时的民间武术练习者普遍文化不高,认为传习者假如缺乏理性思考精神,很容易走神乎其技的奇谈怪论。鲁迅和陈独秀等人相关的批判,自然也引起武术界的反驳,两派争论此起彼落。当时上海精武体育会的陈铁生就曾反驳,武术家和义和团的性质不同,并认为即使是枪炮时代,打仗冲锋时还得用上刺刀、武术去搏斗。

08.jpg

从新文化运动期间的争论,可见当时的中国人对武术救国存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但出发点其实是相同的。各人同样均以“救国”为出发点,但对于是否用武术来救国则意见大不同。即使观点不同,但仍可见武术救国的观念在当时社会上存在且流行,也为一众当时武术家们所奉行的,民间的武术门派和组织仍然炽热地发展起来。

09.jpg

1920年代末期,正值中国国民政府接近完成北伐。西北军退役将领张之江于南京出任国民政府委员,张之江本身深受体育救国的思想影响,认为要令国家摆脱弱势,必须用武术锻练来强健民众体魄。张之江一面宣扬武术的重要性,一面申请创立“中央国术研究馆”,并向教育部申请关于国术馆备案。然而,当时的社会氛围推崇西洋文化,认为中国武术应该是被淘汰的传统文化,因而对张之江的申请,以不属于教育系统为理由而不予批准。最后,张之江争取到国民政府常务委员李烈钧协助,在李烈钧的协助和游说下,张之江的方案获得蒋介石接纳,但不纳其入全国教育体系,中央国术研究馆也易名为“中央国术馆”于 1928 年正式成立。

10.jpg

随着首个中国武术的官方教育机构成立,中国武术在政府推动下得到空前的发展。中央国术馆第一届馆长由张之江担任,教育架构实行内家(武当)、外家(少林)二分的教学架构,并聘请全国各地的名师担任教师。此外,国术馆于成立同年举办首次的全国国术考试,有传统套路竞赛和搏击项目,当时流行的国术如形意、八卦、太极、劈挂、八极、戳脚等,中央国术馆均有办课教授。可惜的是,中央国术馆因内忧外患,很快就失色于历史舞台。内部架构实行内家、外家二分的教学架构,导致两家门户之见经常爆发冲突,如武当门长孙禄堂上任不足一月便辞职,少林门长王子平则连同副馆长李景林一并辞职,教师因门派之见而流失。

此外,中央国术馆隶属国民政府,却不归教育体系管辖,毕业生因此不能进入学校从事武术教育工作,导致中央国术馆的招生也更为困难。鉴于中央国术馆受资助而营运,国民政府在 30年代起受到日本侵华即内乱不断的影响,也无力再支持中央国术馆,最终该馆于1948年黯然解散。中央国术馆落幕的同时,也标志着近代武术救国思想随着昔日帝国主义的衰落而落幕。而后中国武术的发展,随着当代历史的时局而有所变化,武术宗师四散各地,造就今天中国武术在世界各地的继续传承。再之后,随着现代武侠电影的兴起,武术又开始了新的生命。

 

[!--temp.pl--]
首页 | 关于本委 | 招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本委

声明: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北京中艺功夫文化有限公司所转图文仅为交流,涉及侵权请来电来函告知;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或经济责任。

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08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