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功夫论坛

千年少林武术评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2-11 09:37:45

 

/张旋

引 言

提到中国武术,“少林”绝对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词。“北崇少林,南尊武当”“天下武功出少林”等说法也随着武侠小说与影视的传播,逐渐变得妇孺皆知。就连远隔重洋的外国人也大多能精确地说出“Shao Lin”的名字。

影视剧固然为少林带来了声名,却也由于其艺术的加工,令广大观众对少林武术的印象停留在了刚猛无俦、力能开碑碎石、有降龙伏虎之能等影视剧的描写上。而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信息交流的日益便利,他们所见到的少林武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神奇,此时就不免会产生幻灭之感。这不禁令人产生疑问:真实的少林武功究竟是什么样子?

一苇西来:达摩与《易筋经》

在不少武侠小说与影视作品中,关于少林武术的起源,一般都归结于北魏时期从印度东来的高僧菩提达摩。

传说中,达摩在少林寺客居期间,在说法打坐以后见到有寺僧昏昏欲睡、精神不振,于是达摩便传下了一套“罗汉十八手”作为寺僧强身健体之用。而后少林寺僧就在“罗汉十八手”的基础上,由后代僧人汇集天下武功增演出了丰富多彩的少林武功。因此也将“罗汉十八手”称为“开宗手”。

而在武侠小说中,《易筋经》与《洗髓经》一度被视为少林武功中最上层的武功。《洗髓经》虽然不知所踪,但是《易筋经》却流传到了今天,甚至于书中还有大唐名将卫国公李靖、北宋时岳飞的部将牛皋为《易筋经》写下的序言。

李靖所作的序言中如此写道:

元魏孝明帝正光年间,达摩大师自梁适魏,面壁于嵩山少林寺。一日,谓其徒众曰:

“盍各言所知,以观造诣。”众乃各陈进修。师曰:“某得吾皮,某得吾肉,某得吾骨。

惟有慧可独得吾髓。”……后面壁处碑砌,坏于风雨,少林僧修葺之,得一铁函,无封锁,

有际会,百计不能开。一僧悟曰:“此必胶之固也,宜以火。”函遂开,乃镕蜡满注而四

着故也。得所藏经二帖,一曰《洗髓经》,一曰《易筋经》。

但是中国近代著名武术史学家唐豪先生却通过这段序言,经过考证推断:达摩创拳的说法并不正确。

首先,李靖序文中关于皮、肉、骨、髓的说法实则是对《景德传灯录》中关于达摩的记载脱胎换骨后的产物。就连序言中提及达摩是“魏孝明帝太和十年”也是《景德传灯录》所出现的错误 。并且李靖序文的知识来源与叙述方式都与明末的演义小说、话本小说有着深刻的联系,就连序文中所表现出的李靖的形象也是被话本小说明星化了的性格人物,而非其历史形象。另外,李靖在序言中所称,将《易筋经》传给他的人是虬髯客。历史上并不存在虬髯客这个人,虬髯客这个角色实际上也是李靖死后200多年才在传奇小说中被塑造出来的 。

故此唐豪先生做出了“疑是书为羽流者所作”的推论,否定了是达摩与《易筋经》之间的关系。

煊赫传说:十三棍僧救唐王

关于少林武术的另一个著名的传说,则是“十三棍僧救唐王”。

民间传说中,有“十三棍僧教唐王”的传说。故事大意为:隋末王世充、王仁则叔侄率兵与唐军对垒。李世民打探敌情时不慎被王仁则擒获。少林寺十三名武僧设法混入洛阳城。经过数番血战,救出了李世民,并生擒了王仁则。李世民登基后,对少林寺大加封赏,并允许少林寺组建僧兵卫寺报国。著名电影《少林寺》便是在这个故事的基础上演绎而出。

少林寺中有一个《唐太宗赐少林教书》的碑文,就详细记述了少林寺僧在对抗王世充的行动中所取得的功绩与获得的相应封赏。这个碑文也常被拿来当作少林僧兵与少林武术在唐代就已出现的佐证。

但是较为奇怪的是,在与这一事件相关的文献记录和历史典籍中,却并没有提到任何有关“棍僧”“武僧”这些字眼。少林寺僧曾因为助唐有功而获得封赏,毫无疑问是真实的,但并不能够说明他们是使用“少林武功”与王世充的军队进行战斗的。

同样也没有任何资料可以表明少林寺在这一时期就已经出现了大规模、体系化的武术练习活动。明代的武术典籍中虽然也对此投入了关注,并隐约表达出将少林武术、少林武僧、救唐王进行了逻辑上的联系,却并没有明确提出唐朝就已经出现少林武术,同样也没有出现“十三棍僧救唐王”的传说。

这一传说真正出现的时代是在近代。

民国初年,马良为了“强国强种”,积极推广“新武术”,以“国粹”与西洋体育相竞争。这一举措得到了梁启超、康有为等人的大力支持。于是1918年,马良的《中华新武术•根术科》成书时,梁启超在为其所作序中写道:

 

隋大业末,天下乱,流贼万人,将近少林寺,寺僧将散走。有老头陀持棍冲贼锋,当之

者皆辟易,不敢入寺。乃选少壮僧百余人授棍法。唐太宗征王世充,用僧众以棍破之,叙其

首功十三人,封赏有差。用棍御敌,此为确证。

这是“十三棍僧”这一说法的真正出现,随后在不断的夸张、演绎中得到了丰富,也就形成了如今我们所熟知的版本。

棍尚少林:明代少林棍的发展

虽然少林棍僧的说法在民国才得到提出,但是少林棍术却早在明朝就已名扬天下,有“棍家绝业”“棍尚少林”的美名。与“少林棍”齐名的“少林拳”在明代时,都还未盛行海内,寺僧钻研拳法也是为了能够让少林拳达到与少林棍对等的地位 。

少林棍法有神传之说。元至正年间,红巾军前来洗劫少林寺,少林寺中一名烧火和尚拿着烧火棍,挺身而出。烧火和尚摇身一变,变得数十丈高,跨立在山峰之间。红巾军见此,吓得惊惶而逃。少林寺僧认为烧火道人是“紧那罗王”化身,为他塑造了神像,并练习他所传下来的棍法。

这种说法自然是不可信,但是少林棍法也并非少林寺闭门造车而来,而是与民间武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明朝时期与戚继光并称“俞龙戚虎”的俞大猷,不仅是一位军事韬略出色的抗倭名将,同时还是一位武术大家。戚继光在著述《纪效新书》中收罗过各家武艺。在论及棍术时,称“其妙处已备载《剑经》内,逐合注明,无容再赘” ,于是将俞大猷的棍术论著《剑经》尽数收入《纪效新书•短兵长用篇》。

俞大猷曾经路过少林寺,在观看过少林寺的武艺后点评说,少林寺以棍术名闻天下,但是却已经失去了棍法的真诀。当时的住持小山上人非但没有因此与俞大猷产生争执,反而积极求教于俞大猷,希望他能够留下棍术的真诀。于是派遣了三名弟子跟随俞大猷南征。三名弟子跟着俞大猷学习了三年棍法后,返回了少林寺,将俞大猷的棍法与少林棍融为一体,传习给少林寺僧。

在俞大猷之后,少林寺僧人洪纪也是在与民间武术家刘德长比试后,“手中兵器为德长拨去,乃心服,百拜请受教”。刘德长虽“初亦出少林”,但“自嫌技未至精,又遍游天下,而后有得”。显然,洪纪真正的功夫,师承于刘德长,而刘德长则是云游四方,学自民间。

所以可以看出少林武术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善于广泛吸取民间武术的技术精华来填充自身体系,所以与其说是“天下武功出少林”,倒不如说“天下武功汇少林”更为贴切。

保邦靖世:抗倭战役中的少林武僧

但是僧人练习武艺的行为也会遭受来自外界的非议。明代文学家公鼐游历少林寺时,在观看少林寺僧人练武以后所作《少林观僧比试歌》中有这么一句:“棒喝岂是夹山意,掌击宁观黄檗心。” 。“棒喝”与“掌击”本来都是为了僧人能够更好地参悟佛法而设置的法门,但是如今僧人们“下老拳”“逞毒手”“剑光陆离”,甚至于“止识拳棍,不知棒喝”,那么这种行为岂不是与佛法戒律相悖逆?

明代进士程绍所作《少林观武》则正好回应了这个问题。程绍在诗中写道:“定乱策動真证果,保邦靖世即传灯。中天缓急无劳虑,忠义毗卢演大成。” 僧人练习武艺用来保家卫国、平定叛乱,这种行为不但不与佛法相悖,反而是修成正果、弘扬佛法的善果。这正是对前文“止识拳棍,不知棒喝”的最好回应。少林武僧也多次以行为印证这一点,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明代嘉靖年间,倭寇屡次侵扰东南沿海。少林寺僧就曾经积极响应招募,开往前线与倭寇作战。当时少林武僧中有一位月空和尚曾经带着徒众三十余人,赶赴上海淞江一带抗击倭寇。他们作战时使用铁棍,以多变的少林棍法多次挫败倭寇,立下了赫赫战功。月空与武僧的英勇,引起了倭寇的恐慌,于是倭寇决定设计消灭月空。他们掳走了百姓的妻女,以此引诱月空和僧兵。果然,月空听说倭寇的行为后,怒不可遏,立即带领僧兵前去营救百姓。结果中了倭寇的埋伏,武僧大多中箭身亡,月空也英勇牺牲。

另一支由天池和尚为首的武僧队伍,也在围攻杭州城时,帮助官军解除了杭州之围,立下了功劳。少林武僧的战果得到了官府的重视,官府不仅使用僧兵帮忙抗击倭寇,还多次请武僧作为军队教官,教授士兵习武。由此可见明代少林武僧的义举,对当时的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少林寺的声望也由此达到了顶峰。

火烧少林:天地会与南少林

到了清代时,清朝为维护统治,对明代倡导习武的佛教寺院进行了严密监控。少林武术的发展也受到了来自官府的压力,开始由盛转衰。武僧的习武活动开始转入殿内,进行秘密练习。道光八年,河南的官员麟庆在嵩山祭天时,要求看一看少林寺僧人练拳的情景。但是,僧人们却百般推脱。直到麟庆表示了“只在‘谨守清规,保护名山’,正不必打诳言”的态度时,方丈才敢选出健壮的武僧进行展示。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武僧都留在了少林寺。也有武僧离开寺庙,星散四方,使少林武术辗转传播,与民间武艺产生了进一步的融合,出现了一些与少林寺拳技、拳理相近的支派,同样冠上“少林”之名。这些支派中最为有名的当数南少林。

相传,雍正皇帝因为畏惧少林寺僧众武功高强,担心他们会破坏清朝的统治,于是命令清军连夜焚毁少林寺。僧众几乎全部被烧死,只有蔡德忠、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五人逃脱,逃到福建开创了“天地会”,秘密开展“反清复明”活动,被称为“少林五祖”。

天地会中互不相识的拳手相见时,若问:“武从何处学?”答:“武从少林寺学。”再问:“学乜件为先?”答:“洪拳为先。”便证明双方皆是洪门中人。 在一些有关少林的典籍中列有一些门规戒律,以下是摘录自《少林十戒》中的部分内容:

肆习少林寺技击术者,必须恢复中国为志意,朝夕勤修,无或稍懈。

少林技术之马步,如演习时以退后三步,再前进三步,各为蹈中宫,永不忘祖国之意。

凡少林派之演习拳武时,宜先举手作礼。惟与他家异同,他家则左掌而右拳,拱手齐眉,

吾宗则两手作虎爪式,以手背相靠,平与胸齐,仅背胡族,心在中国。

恢复河山之志,为吾宗之第一目的,倘一息尚存,此志不容稍懈。倘不知此者,谓之少

林外家。

由此不难看出天地会等秘密结社组织,明着是在传播少林武艺,实则是借拳术之名在进行反清运动,甚至还将“反清复明”四字分拆,嵌入招式名称中。但是流传在广东、福建一带的南拳,如洪拳、咏春、蔡李佛等南派拳术大多都认为,他们的拳术是福建少林寺至善禅师、五枚师太等人所创、所传。

那么南少林是否真的存在呢?

唐豪先生曾经考证,历史上的少林寺连真带假共有十座,他认为福建有两个少林,一个是泉州少林,一个是福州少林,泉州少林为真而福州少林为假。唐豪先生还认为,泉州少林与天地会无关,而福州少林这座假少林才是坊间所传的“南少林”。

南少林的传闻通常都是与天地会在一起出现,所以有学者认为,南少林其实指的就是天地会,它其实只是天地会所打出的旗帜,并不是某一座真实的寺庙。如此一来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一方面是少林寺内的少林武术转入地下、偃旗息鼓,另一方面是少林寺外的“少林武术”却如日中天、如火如荼。

内外之争:少林武当比武事件

到了民国时期,少林武术已经发展出了种类繁多的支派。“少林”已经从某一个拳种的名称变成了某一类技术风格的武功的总称。

1928年,在张之江、李景林等人的倡导下,以“强国强种”为宗旨的中央国术馆在南京宣告成立。国术馆的主要工作是设立国术训练班,培养武术师资力量,以发扬国粹,达到强国强种的目的。

当时中央国术馆里设置了少林门与武当门,负责组织和管理教学活动。将太极拳、八卦掌、形意拳列入了武当门,其他拳种全部归入少林门。然而未出三个月,少林门与武当门之间就因门户之争,爆发了激烈的冲突,以至于当时的少林门门长“千金大力王”王子平与武当门门长高振东就进行了一场比武。关于比武的结果,双方弟子众说纷纭,无非是在为自家门派摇旗呐喊。然而风波还未平息,随后又有刀剑科长柳印虎代表“武当门”,与代表“少林门”的枪棍科长马裕甫,以竹剑比拼。斗至半途,张之江担心引发两大门派群殴,强行喊停,以平局告终。中央国术馆也因此废除了少林、武当两门的设置,改用了其他组织结构,以消除门户之见。

但是这已经不是少林、武当两门的第一次冲突,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自从黄宗羲在《王征南墓志铭》中写下“少林以拳勇名天下。然主於搏人。人亦得以乘之。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故别少林为外家”,将少林与武当分别作为内外两家的代表后,武术的内外家之争就从未停止。内家编造了一个张松溪袖手而坐,便将少林僧从楼上打得跌落楼下的故事。少林派门人便回赠了一个少林僧困辱张松溪,致使张松溪终身不谈少林拳术的故事。两派争论愈发激烈,甚至故事中对武术技术描述也越来越夸张,逐渐偏离了真实的方向。

正如张之江设立少林门与武当门时,冯玉祥将军曾经对他说过的那样:“把天下各门的‘大侠’都请来了,是不是你要当总门长?我看你的国术馆要办成说书馆了。”

少林很忙:机遇与非议中的当代少林

如果说欧美人了解中国武术是从李小龙的电影开始的话,那么当代中国人记忆里武术的代名词则应该是《少林寺》中的李连杰。

《少林寺》的拍摄聚集了李连杰、于海、于承惠等一大批优秀的武术运动员、教练员,将中国武术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少林寺》一经上映便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武术热。青少年练武之风盛行,甚至有的还背井离乡跑到嵩山少林寺拜师学艺,一度成为了舆论的热点话题。而嵩山脚下冠以“少林”之名的武馆、武校也都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少林寺迎来了巨大的机遇。在方丈释永信的领导下,少林寺顺利乘上了风口,非但借助旅游业的兴盛,重建起了在民国被焚毁的殿宇,还原了少林寺原本“深山藏古刹”的景象,还借助武僧团的出国表演与少林寺海外分寺的设立,顺利将少林武术传播到了海外。

但是就在少林寺越来越活跃的今天,社会上对少林的议论与批评也不少。大多议论声是,少林寺的经营理念是否与其禅宗祖庭的身份相悖?少林寺武僧表演团是否正在毁掉中国武术?

少林寺在2012年发布了一套由方丈释永信主编的《中国武术大典》。这套武术大典,共计百卷,吸收了分散于全国各地的武术文献精华。共收录各类武术文献324种,其中,古代部分收录109种,民国部分215种,涵盖兵技、军器、武举制度、气功导引、伤科、域外汉籍武术文献等16个门类。它对武术文献的搜集、整理与保护起了卓越的贡献。金庸先生也为这套武术大典题下了“中华武藏”四字。少林寺也在2017年时,将射箭引入了少林武术的体系之中,使其成为少林武术新的项目。

与明代时对少林寺的指责一样,少林寺也是在用自身对武术的“传灯”来回应舆论的指摘。少林寺推广少林1500多年间所沉淀出的魅力的同时,也如它1500年里所做过的那样,不断吸收来自民间的武艺,丰富着自身的武学体系,以迈向更遥远的未来。

 

(本文作者系武汉体育大学硕士)

 

 

 
 
[!--temp.pl--]
首页 | 关于本委 | 招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本委

声明: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北京中艺功夫文化有限公司所转图文仅为交流,涉及侵权请来电来函告知;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或经济责任。

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08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