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录

冠军的字典里没有失败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2-12 14:21:04

  

  ——中国散打冠军、“东方不败狮王”韩志诚访谈录 

/白姜江 

韩志诚的武术职业运动员生涯满打满算不到十年时间,但他却在国内外大型武术比赛中获得了18次冠军。这一枚枚金灿灿的奖牌,凝聚了他多少血汗、多少追求和向往。

退役之后,他在领队和主教练等多重身份中辗转切换,不断适应,不断创造新的辉煌。那么,武术与功夫到底对他意味着什么?是什么支撑着他承担不同角色却始终砥砺向前?从散打冠军到培养散打冠军,他又在传承着什么?……带着这些问题,《中国功夫》编辑部派员对被誉为“东方不败狮王”的韩志诚进行了访谈。

《中国功夫》编辑部: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散打的?

韩志诚:我从小好斗,当年在沈阳市黄站区念小学时,就和全班的男生打了个遍,那时候父母最担心的就是别的学生家长找上门来“打官司”。而每次遇到这种事,我从来不躲避,就向人解释:“我不是存心想打他,只是想和他练练拳脚,实在对不起。”

上中学后,我练习摔跤,曾多次代表学校参加省市举办的武术比赛并获奖。1985年我被吉林省武警总队看中了,选为特警队员,这下可算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成天练擒拿格斗,那时候练得苦,几天下来就得掉一层皮。

1987年,为准备全国武警散打比赛,吉林省武警总队筹备搏击队,就把我抽调过去了。训练散打不到半年时间,我就参加了1988年在昆明举行的全国武警散打比赛。那是我的第一个全国冠军,我那时才20岁。

 2.jpg

《中国功夫》编辑部:您的冠军生涯就从1988年的冠军开启了?

韩志诚:对。拿了这个冠军后,我被调到了武警总部体工队。也就是那一年,正好要成立第一届散打国家队,我就顺势进入国家队了。

然后在1989年、1990年、1991年、1992年、1993年我都拿了全国散打冠军。1991年我代表国家参加北京国际“讯华杯”散打比赛,我代表中国队拿了80公斤级冠军。

《中国功夫》编辑部:代表国家比赛是一种什么感觉?

韩志诚:“讯华杯”是一次国际武术邀请赛,是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办的。当时我还在国家队训练。说心里话,我当时不愿参加这场比赛。原因很简单,在邀请赛上把对方打惨了不行,自己被对方打败也不体面,这样的比赛打起来手脚放不开。但队长和政委郑重其事地给我下达了命令:“韩志诚,你必须参加这场比赛。”我心里清楚,虽然自己是个获得过多次散打冠军的运动员,但自己首先是一名军人,是一名武警部队的武术队员,军人就应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预赛第一场是对俄罗斯队,第二场对罗马尼亚队,这两场比赛打得不算艰难。决赛是对意大利队。

决赛我发现对方比较灵活,出拳速度快,但力量不是很重。我就步步逼近,意大利选手一个假退让动作,突然猛地迎面一记直拳打来,我被打得跌跌撞撞退了好几步。等他追扑上来时,我一个转身,顺势打了个左直拳,紧接着又追上,右一拳左一拳,连打带踢,把他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第二局我抓住机会上前抱住对方,并把他举了起来。这时,观众掌声雷动,有的还高喊:“打得好,把他扔下去!”最后我举着他走了几步,使劲往上一抛。但他掉下来时,我用手托着他。虽然将对手扔倒了,但摔得并不重。

第三局对方弃权了,我就拿了冠军,同时我还拿了一块精神文明奖牌。

总的来说,代表国家比赛就是内心充满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轻松就把他给举起来了。

《中国功夫》编辑部:让您印象最深刻的比赛是哪一场?

韩志诚:那是1992年年底,我到香港参加国际自由搏击,为中国夺回了第一条金腰带。

这是一场国际性比赛,参赛选手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可谓是强手如林。当时从国内来看,我是有绝对夺冠的优势,但在这样一个大型国际比赛中,能否力克群雄,夺取这次散打金腰带奖,确实有很大的难度。况且从当时的比赛规则看,对我方也很不利。

那次规定是打自由搏击,而国内当时还没有开展这种形式的训练。更为不同的是,平常国内一场比赛只打三局,而国际比赛打五局,而我在国内打的比赛很少打到第三局,往往不是两局我20获胜,就是前两局我就把对手KOKnock Out 的英文简称,是指把对方击昏或击倒)了。所以,这次比赛的五局三胜制,让我很担心我的体力是否一下子能适应得了。

 1.jpg

《中国功夫》编辑部:那您是怎样训练调整体能,让自己能够坚持到最后呢?

韩志诚:就是军人的那股子拼劲儿,那股子不服输的意志力,让我拼到了最后一刻。而且我这人有个毛病,只要一参加比赛,尤其是和强手打,马上就长精神头儿。

按照规则,自由搏击就打一场。擂台赛主是英国的选手,他就是当时的国际散打“金腰带”霸主,如果这次能打赢他,就能为祖国争夺第一条“金腰带”。看样子,那位英国佬长得很瘦,甚至有些单薄,可没想到,临上场比赛时,这英国佬突然变得膀大腰圆起来,足有百十公斤。显然,原先露面的和实际参加比赛的不是一个人。

当时,武警体工队的解洪烈队长和吴政委要向大赛组委会进行交涉,但赛手都已上场,要么自动服输放弃比赛,要么拼死一搏。“韩志诚,这一切由你自己决定!”解队长冲我喊道。

“队长你放心好了,我宁可被打死,决不会被吓死。”我一边做赛前的活动,一边镇定自若地说。因为虽然对手隐瞒了体重,但我不怕他!

解队长听了这话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比赛开始。通过交手,我发现对方出拳的力量大,但速度慢。我的力量虽然不如对手,但我可以靠机动灵活、动作迅猛战胜他。

《中国功夫》编辑部:最后是打完五局比赛后分出胜负的吗?

韩志诚:是的,五局打完后我靠点数赢了对方,拿到“金腰带”。

第一局打完后,虽然裁判不报比分,但我心里有数,有效拳数绝对超过对方。第二局开始后,我仍打“运动”战,发挥快打快跑的特点,但对手也变换了招数,采取追着打的战术,我的对策是你打我就躲,抓住机会,打一拳就溜。

这样来看,到第二局我仍占优势。可到了第三局,我的体力明显跟不上了,而对手却气势汹汹,我连遭三拳猛打,被打得昏天黑地,一屁股撞到圈绳上,刚站起来,又遭到一阵猛击……

对方认为我再也无还手之力了,不承想,我猛一下冲上去,一阵急风暴雨似的拳打脚踢,把对手的猛劲压下去了,最后这一局基本算是打平。但我的体力消耗太大了,那时候别说是再打了,勉强能站住就不错了。我浑身汗如雨注,都口吐白沫了。解队长赶紧给我浇冰水,并且让我就按平常的打法打,还告诉我,你是军人,一定要坚持到最后一秒钟!

激励的言语混杂着冰水,仿佛一针强心剂注入了我的血管里。我告诉自己:“你是战士,你要挺住!”坚持到第五局的最后时刻,现场观众就猛喊:“韩志诚,毛主席保佑你!加油!”喊声一浪高过一浪,由于我中学学过摔跤,抱功特别好,所以,为了不被对方击倒,我始终死死地搂抱住对方,使对手有劲儿使不上,无法攻击。

那时候,什么“金腰带”、冠军、金牌之类的我都不想,大脑一片空白。就死抱住一条:千万不能被对方击倒。实际有好几次已经快不行了,两条腿直发飘,但终于咬着牙硬挺过来了。

五局结束之后,我虽然身体就像一摊泥,但我确信我赢了。当裁判真宣布我赢了的时候,我连上台领奖的力气都没了,只有泪水不住地往外涌……我赢了!但赢得太苦太惨了。最后连对手都过来拥抱我,把手给我举得高高的。这场比赛我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尽了,就靠一个信念支撑着:我是个军人,我要为中国拿第一条“金腰带”!

那次以后,香港观众就送了我一个美称:“东方不败狮王”。

《中国功夫》编辑部:听说您有一次只用一条腿打比赛就拿了个冠军?

韩志诚:是的。那是1992年参加散打全国锦标赛,还差20天比赛,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腿受伤了。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半年都不能活动,20天后的比赛参加不了了。

后来国家体育总局医院的一位教授给我每天针灸、按摩,礼拜天都不休息。我还降了体重,就那样咬着牙,到赛区参加比赛。也不知道赛区谁说我腿伤了,好多人都来看我,我说我没伤,就崴了一下脚,现在好了。他们都不知道我需要打着弹力绷带,上场之前队医给我打封闭针才能上场比赛。

决赛我碰到广州的选手,一脚让我给踢倒后,刚站起来又让我一拳给打倒了,裁判就终止比赛判我赢,然后他就哭:“韩志诚我一定要赢你,韩志诚我一定要赢你。”

《中国功夫》编辑部:25岁正是一个运动员的黄金年龄,您为什么那么早选择退役?

韩志诚:我不想打了。我该拿的比赛冠军,全拿了,再占着那个位置,新队员永远都顶不上来。所以我就转型去做教练,想着用我的能力和经验,培养更多的年轻人去争夺冠军。

《中国功夫》编辑部:除了无数散打方面的荣誉,您还获得了好多别的荣誉吧?

韩志诚:是的,我确实为部队争得了荣誉,同时部队也给了我很多荣誉。1993年我被评为全国武警学雷锋标兵;1994年被评为全国青年委员;1994年、1995年、1996年连续三年被评为中央国家机关优秀共产党员和全国武警优秀共产党员。我到现在当了34年兵,立了一个一等功、十个二等功、五个三等功。1994年全国评了一个“全国十大武星”,散打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我。

《中国功夫》编辑部:您觉得共产党员的身份,对您的职业生涯还有您今后的工作有什么影响吗?

韩志诚:共产党员就跟普通老百姓不一样,跟一般的战士也不一样。党员就要处处争先锋,确确实实地入党不是那么好入的。我1988年在吉林总队入的党,还是在连队入的党,更难。一个连队100多人,每年只有几个名额,那都是真正优秀的人才能入的。

从准备入党到入党之后打比赛,一直到现在,其实我都一直没有想要拿多少冠军、得多少荣誉,或者自己的未来怎样安排,我就是想把当下的事情做好就行。把现阶段的事情做到最好,珍惜眼前的一切,接下来的事情全部都会顺其自然地往好的方向发展。

《中国功夫》编辑部:有没有总结过您拿这么多的冠军,这么轻松就战胜对手,您的杀手锏是什么?

韩志诚:我的摔跤好。因为我最早是搞摔跤的,有摔跤的底子,后来调到总部来以后,教练抓我的能力抓得比较全面。在80公斤级当中我的速度、灵活性,跟小级别似的,加上我拳重腿又重。

除了这些,我认为还有军人的身份、军人的责任给予了我巨大的力量,让我有了强大的意志力去承受一切疼痛和伤病。

《中国功夫》编辑部:您退役之后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韩志诚:当教练。我1993年退役以后,就在北京体育大学进修了两年的大专。1995年回到武警体工队当教练,1997年我就当主教练,然后当领队,从领队又当回主教练,最后又做领队。

 3.jpg

《中国功夫》编辑部:为什么这么来回地切换?领队和主教练之间有什么区别?

韩志诚:一句话,工作需要。主教练主要负责的就是训练,领队就是党支部书记,主要负责思想教育,还有日常事务的管理。

从一个运动员能走到今天,挺感谢武警部队的。真的,从一名战士,到现在我是技术五级,而且是挂衔的。部队对我这么好,我必须要踏踏实实干工作,老老实实做事情,奉献自己的全部能量。

《中国功夫》编辑部:讲讲您的得意门生吧。

韩志诚:1999年我是全军最年轻的高级教练,31岁。我培养出两个世界冠军,一个是秦力子,另一个是刘泽东。

秦力子是位女选手,拿过多次全国冠军、五次世界冠军,是中国第一位女子散打奥运冠军;刘泽东曾获得第十四届亚运会散打比赛60公斤级冠军、第四届世界武术锦标赛52公斤级冠军。

我训练有个特点,就是严。平时训练的任务要是当天完成不了,那你就别下课,晚上加班加点必须练完。本身你存在的不足,你晚上就加班去练,告诉你哪个地方不足,你去弥补。

《中国功夫》编辑部:您怎么理解散打这项现代武术?

韩志诚:散打很全面,踢、打、摔全有。但训练也很难,它不像拳击,可以光练拳法,左直拳、右直拳,摆拳,勾拳,就那三种拳法,训练就按照那三种拳法去抓。散打它不是,散打有拳法,有腿法,有摔法。

原先散打中是以快、灵、巧、变、准获胜,那是在过去。现在崇尚力量、抗击打能力,所以现在要把原先的灵活和现在的力量结合起来,把传统的和现代的结合起来,才能发挥更大的效能。

《中国功夫》编辑部:您觉得学习武术什么最重要?

韩志诚:首先把目的搞清楚,是为自己将来的出路,还是喜爱散打,喜爱武术。武术是中国国粹,五千年留下的,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但是教他武术之前,首先要讲德,德摆在首位。

武术就是强身健体和自我防卫。我会武术,但我决不欺负别人;碰到坏人,我能保护我自己,又能见义勇为。

《中国功夫》编辑部:从您开始打比赛,然后到执教,回望这么多年,您能不能用一个词或者一句话来总结这么多年的经历?

韩志诚: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做人做事千万别一山看着一山高,要实。

 

[!--temp.pl--]
首页 | 关于本委 | 招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本委

声明: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北京中艺功夫文化有限公司所转图文仅为交流,涉及侵权请来电来函告知;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或经济责任。

中国功夫文化发展委员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0845号